多管齐下严厉打击与上市公司合作的第三方造假行为

admin 2024-03-21 15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造假三方配合虚假主体

熊金秋(资本市场高级研究员)

3月15日,证监会发布《关于加强上市公司监管的意见》,提出严厉打击长期系统性造假和第三方合作造假行为,坚决消除造假“生态圈”。 ” 此言得到各方好评,笔者也点赞。

协助上市公司实施财务造假的“同谋”概念不再单纯是中介机构或上市公司的关联方。 现在,“同谋”的概念已扩大到包括真实的客户、供应商和金融机构。 第三方与上市公司签订虚假合同、虚构业务文件、伪造交易流程,使上市公司相关数据看起来更合理、更真实,更具隐蔽性和欺骗性。 甚至还有专门与上市公司合作进行造假的机构。 目前,对于配合欺诈的客户、金融机构等第三方的问责机制还不到位,这使得他们敢于出具一些虚假的文件和信件,从而可能导致会计师审计的失败。

客户、供应商、金融机构等造假“同谋”也在寻求利润。 例如,他们可以与上市公司保持业务关系或扩大业务,甚至可能获得直接福利金。 严厉打击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新“同谋”,是遏制财务造假的必要举措。

目前,《证券法》规定了信息披露义务人虚假陈述的行政处罚规定,并规定了中介机构虚假陈述的连带责任; 不过,《证券法》对于配合虚假陈述的第三方并没有相关的法律责任规定。

造假三方协议_三方造假会影响政审吗_

从行政责任角度,建议完善《证券法》,规定证监会对配合造假的第三方的行政处罚条款。 中国证监会的执法对象不应仅限于投资者、中介机构、发行人、上市公司等证券市场直接参与者,一切与证券市场运行相关的主体都应纳入范围证券监管机构的监督执法。 在此期间,凡是危害证券市场正常运行的行为都将受到严厉处罚。

当然,要核实第三方实体是否配合欺诈并不容易,尤其是单靠证券监管机构很难。 第三方主体不得积极配合证券监管机构的调查。 这就需要证券监管、市场监管、税务等部门加强数据共享,同时建立多部门联合执法机制。 如果相关主体涉嫌犯罪,公安部门就需要介入。 只有各方共同努力、共同管理,才能验证第三方主体是否配合欺诈行为。

从民事责任的角度来看,《证券法》还可以补充关于配合造假的第三方连带责任的规定。 事实上,2022年《虚假陈述司法解释》第22条已明确,原告起诉配合欺诈行为的供应商、客户、金融机构并请求判令责令的,发行人及其他责任人应当赔偿损失。由此造成的损失,法院应予以支持。 对于一些失实陈述的案件,尤其是涉及投资者保护机构的集体诉讼案件,可以尝试将配合诈骗的第三方实体纳入索赔对象,让其偷鸡不成蚀把米。

从刑事责任的角度来看,配合制假的第三方主体可能属于刑法规定的从犯。 从犯是主犯和从犯的对称类型之一。 共犯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 起辅助作用,是指为犯罪的实施创造有利条件,如出谋划策、提供工具、排除障碍等。起次要作用,是指在主犯指挥下实施具体犯罪活动,或者在一般共同犯罪中实施某一犯罪。 轻微犯罪。 配合诈骗第三方向上市公司提供虚假材料,或者相当于提供实施犯罪的工具,应属于虚假陈述的共犯、从犯,可能涉嫌欺诈股票发行罪、与主犯一起违法泄露等行为。 《刑法》规定,对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予处罚,但显然需要权衡情节轻重,从犯可能很难完全逃脱刑事责任。

同时,《刑法》还规定了“违反规定发行金融工具罪”。 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违反规定向他人开具信用证或者其他保函、票据、存单、资信证明的,可以构成本罪。 金融机构违法人员与上市公司不存在主犯概念。 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必须承担全部责任。

总之,财务造假是A股的一大毒瘤。 有效整顿和遏制金融欺诈,必须从根本上铲除金融欺诈的土壤,坚决打破欺诈的“生态系统”。 其中关键环节之一是严厉打击合作诈骗行为。 为此,要完善法律法规,加强监管执法,对配合打假的第三方主体形成行政、民事、刑事等全方位、有效的法律威慑,使之不愿意或害怕与假货合作。

请发表您的评论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